• 【 千錘百鍊的堅持 以一持萬的觀點】
文/ 薛兆基

誰的228紀念日?

文章發布 2023-05-11
爭取設置高雄市228紀念館,成了王文宏理事長現階段最責無旁貸的任務。在228遺族中,76歲算年輕有活力的指標性人物;他說要跟時間賽跑,真的需要各界多多關心和協助。 攝影/薛兆基

高雄市228關懷協會理事長王文宏專訪


紀念228

不是要繼續講受難者的悲情

更不是仇恨的相互指責

而是期待更多的資料和史實進一步彙整

讓228的經驗教育我們下一代

讓他們知道民主自由並非從天而降

----


對於228,年過50歲的臺灣人,應該都不感陌生;大部分的人好像知道有這件事情,但對於內部的經過或變化,甚至是影響,卻無法很明確有一個觀點或看法,很多時候,還會流於一種意識上的對立,各有立場。


看著高雄市228關懷協會理事長王文宏侃侃而談,時而流露出更多對於時間流逝的壓力,慈悲長者帶著更多的責任和願望,從海外意無反顧的回到臺灣,扛起了大旗,也擔起了責任,鼓吹號召政府及各界人士團體,都應該在228國定假日的意義上,投入更多關心。


王文宏理事長憂心忡忡,他說,許多人都跟他反映,臺灣的228紀念活動,越來越像一天交功課式的活動,行禮如儀;好像,228是上個世紀遠古的事情,跟絕大部分的人都不相干!放假,反成為大家最有感的價值。


王文宏說:「2018年我接理事長後,開始辦演講、讀書會、音樂會、紀念活動,甚式展覽活動。碰到一些錯誤的訊息或惡意的干擾,也都第一時間發新聞稿澄清或反駁;很多人都說我很強勢。」從1980年代開始,228終於被打破禁忌,平反、各種調查、賠償、建紀念碑、恢復名譽等等作為,一轉眼也過了一個世代30年,當時百花齊放的熱情熱力如坐溜滑梯一樣下滑,似乎更少人在談論。


我們七嘴八舌討論起近幾年臺灣的電視劇,甚至臺灣拍攝的電影,都逐步有了不錯的市場,也相當引起年輕人的注意;王文宏理事長說:「不要以為我們老古板,如果有好的劇本,並且有合適的導演願意拍高雄228的故事,透過募資平臺,也透過各界的贊助支持,我認為高雄228的這一部影片,鐵定會轟動,對未來的主人翁想要了解228,也可以透過影片,有一個基本認知的輪廓。」


228的遺族,都有了一定的年紀,下一代對228的認知與了解逐漸出現了斷層和落差。王文宏說,紀念228,不是要繼續講受難者的悲情,也不是要追訴扈從責任(唯責任元凶),更不是仇恨的相互指責,而是期待更多的資料和史實進一步彙整,讓228的經驗教育我們下一代,讓他們知道,民主自由並非從天而降!也並非理所當然,它是上一代人以生命爭取來的。


「紀念228活動不是只有一天的活動,也不該只是一個10萬元的紀念活動場地佈置標案,這樣,是不對的。」王文宏堅定的說著,並且建議,政府該規劃整體標案,涵蓋有系統的資料建檔、編製系列書冊和影片、吸引大眾的展館…。是否,我們也都想一想心目中的228,到底是什麼模樣?


熱門文章

蓮池潭如何整體發展

【港灣大小事】《經貿瀚你聊》 主持:蔣權瀚 來賓:薛兆基--《南主角》社長 #蓮池潭如何整體發...

焦點人物

千山萬水 在水一方

謝天謝地更感謝自己的父母,善良誠信的林高麗娟董事長一手打造的水世界,延伸「關懷弱勢、造福鄉里」的善行...

專題報導

教化濟世 神明代言

高雄意誠堂關帝廟主委洪榮豊表示,今年首度舉辦國際扶鸞文化大會,採取公開方式,並按照道教禮俗科儀,獻香...

焦點人物

意重情農 無名英雄

陳雨農說:「只要肯跪下去做鳳梨田的,感受土地的溫度,路就不會走偏,三餐溫飽妻小安穩,睡得著,一路上可...

南方觀點

南主角呼籲成立老人局

南主角社長薛兆基表示,用社會福利的角度來看待老人的需求與價值,是一種落伍的觀念;樂齡的新世界,正要以...

產業發展

望聞問切,中醫新頁!

蔡旻堅說,透過中醫藥的對症下藥,可以減少患者身上的病痛,改善他們的生活品質,能量醫學發揮其功效,就是...

南方觀點

厭南症

「高雄人會搭捷運嗎?」、「前鎮漁港整建需要那麼多錢嗎?」、「屏東的棒球場要100年才回本!」說這些話...

焦點人物

國際木工金牌 - 才華洋溢的自信男

賴建文的碩士論文不藏私,把竹編的關鍵技術讓更多人可以了解,他的世界金牌不僅是技術的展現,還有他個人寬...

焦點人物

易經卜卦 笑看人生

遇到過不了的門檻,需要一個簡易能懂的方向安住其心!   攝影/蘇士雅

關鍵評論

蓮池潭 世界級的夜間觀光勝地

左營蓮池潭觀光不能只靠一年幾天的萬年季,或偶一為之燈會加持!事實證明蓮池潭風景區是高雄市夜間觀光的瑰...

焦點人物

正義俠客 火光十射!

陳信宏不僅射擊功夫一把罩,公司裡面除軍警用品之外,連潮T、褲子、鞋子等等也走品牌經營;閒暇之餘更熱心...

南方觀點

復古價值、全新視野

南主角廿年磨一劍,千錘百鍊的堅毅,以一持萬的觀點,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,繼續未完的志業!